清晨,第一屡阳光透过窗子照在我的身上.我站起身子,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我,我从内心
  里发出一种感叹:“作为女孩子老天爷对我是在是太好了!”因为在先在的世界里美女是很
  受优充的,更何况我还是我们大学的中文系系花!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整理了一下我乌黑的长
  发然后在镜子面前旋了一个身,然后我选了一身乳白色的紧身连衣裙穿在了身上,这衣服很紧
  可以充分的显露出我优美的曲线.因为外衣是白色的,所以内衣也只好一样
  于是我背起包准备上课了。
  大家都叫我小雨,由于大家戏称我为系花于是我的身边总有一些追随者缠着我,而由于我的要
  求很高所以每一个人的结果都是被狠狠的拒绝于是我又有了一个外号叫冷美人哼!我才不
  管他们怎么说呢!
  我是学文的所以总要有很多东西要背,于是我总喜欢在系里的一所教学楼里来打发下午的时
  间,另外也可以打发那些无聊的男生们的无聊的约会。
  今天我还是想往常一样找到位于楼里最顶层的那间小自习厅,那里没什么人会去的所以是一
  个自习的好地方.于是我过了中午就去了那里.开始了我期末的努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
  有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传来,抬起手腕一看原来已经2:00了.这时有人推门从外面近来,我一
  看原来是系里的两个有名的“小混混”兄弟大王和小王:“嗨!美女真用功呀!一个人在这么
  蔽静的地方不寂寞吗?"他们两个家伙一进门就合我打招呼.我对他们两个家伙从来都不怀什
  么好感,虽然有很多的女同学都说他们两个很帅,但我不喜欢他们.于是我收拾了东西准备走
  人。
  可是没想到那个大王竟然敢拦住我的路,我不禁大怒起来:"干什么?讨厌!"谁知道他不但不生
  气反还笑了起来,"你说呢美女?难道你不知道我兄弟很喜欢你吗?"说着他竟然用手推向我的
  胸部,我气急了,不禁劈手给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我猛的推开他然后跑出了大门.就在我快要跑
  出去的时候,有个人一把抓住了我的长发我回头一看是小王!他一把将我抓回屋里,然后锁住
  了门,我不仅害怕起来.惊恐的望着他们:“你们……要作什么?"
  “干什么?难道你不明白吗?我的中文系花?难道你的智商这么低吗?"大王冲我坏坏的笑着,边
  搓手边向我走来.我怕极了,不由得不停的后退.这时我顶到了桌子上,无路可退."救命呀!"我大
  声叫起来.他们见我叫喊都迅速的冲上来,一个从后面抓住我的双手,另一个则毫不留情的在
  我的腹部上打了一拳,这一拳打的好重,我被打的说不出话来,身不由己的将身子向下缩紧,
  却被小王从后面有力的提着双手,我只好用一阵阵的痉挛来缓解我的痛苦.这时,我感觉到我
  被向上提起,渐渐的着不到地了.我感觉到我被人提到了桌子上,大王将我的双腿分开一直推
  倒桌子的两边用他的腿顶住,然后说:“冷美人,你不知道美女一个人呆没人的地方是一件很
  危险的事情吗?"说着,他将手抓住了我的领子,用力的向两边一扯,只听见“嚓”的一声,我的
  衣服被扯破了,洁白的乳罩出现在空气中,我这才明白过来,大喊着“救命!哦---!"没等我喊完,
  肚子上又被大王重重的一击,我痛的说不上话,拼命的挣扎着,这时大王恶狠狠的对我说:"叫呀!
  他妈的,不打你不舒服!"。
  我实在被痛苦折磨的说不出话来,只好拼命的抵抗,这时大王用手把我的乳罩向上提起放在了
  我的乳房上面,我那一对乳房好似迫不及待似的弹出来,我羞极了红着脸说:"这样是犯法的,
  不要,求求你们!”谁知道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大王更是一下子抓住了我右乳:
  “哇!竟然抓不住哎!"他大声叫起来.然后把左乳含进了他的口里,不停的用他的舌头舔弄着,
  我感觉到乳房被他不停的摩擦着,而且他还不停的逗弄着我的乳头,我着急了,不由得用力的
  把手向下拽想把他推开,不想小王的力气实在是太大,我只好扭动着身子一期望可以摆脱这尴
  尬的局面。
  这时他看着面前的我大约170公分高,甜美的样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伟大无匹,像
  两个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肤配合著浅浅的化妆,令人感到无比青春气息,长长的头发,
  垂在背後,他的手伸到我的裙摆上,轻轻揭开,手掌慢慢抚弄我的大腿,另一只手则继续
  辅助他的嘴来含弄着我的乳房。他猛烈地加强抚弄,停止在我胸前的动作,手集中在我的
  腿上活动。他贪婪地摸著我的每一分肌肤,慢慢将手移到大腿内侧,"哇,美女,你的大腿
  光滑无比而手感极佳啊!”,他将手慢慢上移,不一会已停到大腿尽头。手指隔著内裤玩弄
  著我的阴部,我窘迫的要死,拼命的题着双腿,无奈根本无济于事,这时大王把手上的动做停了
  下来.我舒了一口气羞愤难当,突然想到了咬舌自杀,不料大王早料到我有此一著,伸手一
  错,己把我的下巴错开。淫笑道:“想死还不容易,等下我们自然会把你干到死为止!哈哈
  哈!”
  这时他伸手,狠狠地抓住了我的的美臀,只觉触手处温润柔软,令人爱不释手,忍不住又
  用力抓了一下。谁知这一抓在他来说是享受,对我来说却是羞痛难当,双脚猛力一踢,几
  乎把他踢个满脸花。这时一把弹弓刀,“嗖”的一下张开,在我的粉脸上比划了几下,大喝
  一声:“你要是再不乖乖的听话,这张可爱的脸蛋将会添上几条疤痕。”我望着寒光闪闪的
  刀锋,逼不得以不敢再动,大王将我的双腿分开来放在了桌子“放开我……放开……”我泣
  不成声地向我哀求着。
  可大王依旧粗暴的扯掉了我的连衣裙,这时我的身上就只有内衣裤了.他一把撕掉了我的内衣,
  他用双手用力的抚摩着我的双乳仿佛要把它们捏爆一样."后悔了吗?”他笑着对我说,“是
  不是悔恨当初不甩我们?呵呵……今天就是我们为设你的成人日!”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盒
  细针来,然后他们将我放倒在了地上,把我的屁股撅很高很高用内裤塞进我的口中.大王倒着
  骑到我的背上,先用双手在我的屁股上乱揉一气,然后便在上面拼命地拍打着,“啪!
  啪……”清脆地声响在教室里回荡。我的屁股痛!
  “呀……啊!啊!呜呜……”我喊着,“我……恨你们……!啊……呜……”“应该恨我们
  对!”大王不容分说地取出一根拇指长的细针,刺进屁股的正中!而小王则站在一边看着哈
  哈大笑."啊!!!”我几乎昏了过去,两条腿在后面拼命地乱蹄,屁股也左右摆个不停。
  “小可爱……”,他又取出一根来,“别乱动了,那样会更痛!”又是一根深深地刺了下来!
  我脸上的泪水雨点般地落向地面,嘴里大声呻吟着。他将针全部取出,一根一根地向我的
  屁股刺去!一面刺,嘴里一面不由自主地小声说着“一,二,三……”
  “啊……啊!!!啊呀……呜呜……啊啊!!”我的呻吟变成了痛苦的叫喊。每一根针的刺入,
  都几乎使我昏过去,只是下一次刺入时的剧痛总使我回复清醒!大约二十多根时,他站了
  起来,脱光衣裳,走到我面前坐下.然后双手齐出,用力地抓住了我那双娇嫩雪白的美乳,
  毫不怜惜的、尽情的、肆意的揉弄著。“唔……呀……啊!”受到他粗暴的玩弄,我不禁发
  出了痛苦的呻吟,眼中流出了屈辱的泪水,身体也挣扎得更厉害了。他用力地揉弄著眼前
  绝世美女那细滑柔嫩的乳房,似乎要把我过去所给他的屈辱,全都发泄到这一双饱满柔嫩
  的乳房上。
  “哈……哈……哈,痛快!痛快”看到我婉谢娇吟的样子,大王爽得不得了;尽力挣扎的,
  一种从来未有的感觉,触动了埋藏在他血液里那种粗野、狂暴,而这种肉体和心理的感觉
  剌激得他的肉棒不住发抖,几乎就要喷出去了,连忙深吸一口气,把那种冲动压了下去。
  看著我横陈的玉体,大王突然心中冲动,一下跨上了我娇小的身体把阳具放在我的双乳之
  间来回猛烈的抽插。
  “啊……”我只觉得双乳间被他放了一根硬硬暖暖的东西,不停地抽送磨擦著,磨得
  我心里怪怪的,那个东西抽动得更快了,于是我更用力的挣扎,一方面是不让这坏人如愿,
  也为了想要借身体的动作来驱走那种怪异的感觉。我身体的律动,把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
  送到的肉棒,「哈哈……哈,爽快!痛快!」他爽的大叫起来,忍不住的双手越抓越,肉棒
  抽送越来越快,尽情地凌辱着眼前这个贞洁神圣的大学第一美女,那种强暴的畅快感觉使
  他很快就到达了快乐的顶点。不久,一团团乳白色的精液源源喷出,洒满了我的粉颈和胸
  前。
  这时小王从后面走来,将我的身子坐直,然后用他已直立得充血的阳具放到我的嘴边使他
  的阳具碰到了我的唇,我急忙将嘴紧紧闭上。他没说什么,只是将一根针,猛地扎在我的
  乳尖上!“啊!!”我张开了嘴哭喊,他迅速把阳具塞进我的嘴里。
  “恩……恩……”我想用舌头将阳具推出来。这时小王说:“你不想失去贞操吧,这可是个
  大好机会呀。”我无可奈何地望了他一眼,便含住了他的龟头处,吸吮起来……只觉得嘴
  里和胸口一阵阵恶心。小王看我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当然是得势不饶人,“现在要不用舌
  头把它弄爽,就叫你好受。”我那敢反抗,挪过身子跪在他两腿间,伸出舌头慢慢的去舔。
  我虽然从来没和男人口交过,但心里明白他想干啥。一只手圈着他的包皮上